为什么互联网金融盛产老赖? 如何利用法律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为什么互联网金融盛产老赖? 如何利用法律  

为什么互联网金融盛产老赖? 如何利用法律手段治理“老赖”?

  为什么互联网金融盛产老赖? 如何利用法律手段治理“老赖”?互联网金融(ITFIN)是指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企业利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通信技术实现资金融通、支付、投资和信息中介服务的新型金融业务模式。近期,P2P平台频频爆雷,不少借款人恶意逃废债,信用风险事件频发。如何在信用风险发生时进行及时地法律救济,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

  1

  恶意逃废债是最近P2P网贷行业的一大焦点。

  在这波大洗牌中,一开始,平台们纷纷呼吁要防止挤兑风险,对此新金融琅琊榜曾撰文《P2P哪来的挤兑危机?》进行过科普。

  这是因为,强调挤兑风险,等于告诉所有人我是信用中介,我搞期限错配乃至资金池,无异于自己作死,不可能得到监管支持。

  尔后,关于挤兑风险的提法逐渐淡出,更多以流动性风险的面目出现。

  近期以来,行业呼声纷纷转向打击恶意逃废债,也就是老赖身上。

  据称,平台电催只要打电话,借款人就报案举报;又或者借款人假扮投资人,涌入投资人群,恶意诋毁平台,希望搞垮平台,不用还钱。

  最近的老赖还把刘备奉为鼻祖,“你们见刘备借荆州还了吗?”

  历史在重复。去年末现金贷整治风暴降临后,逃废债风险一度骤然上升,令很多从业者备受重创。

  针对这种趁火打劫的行径,各家平台一致声讨,并呼吁监管部门介入以打压歪风邪气。

  8月8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报送P2P平台借款人逃废债信息的通知》,要求P2P平台上报恶意逃废债借款人信息,并表态将协调征信管理部门将上述逃废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和“信用中国”数据库。

  行业乱象那么多,如何确保被纳入黑名单的不是校园贷、套路贷的受害者呢?万一造成新的不稳定因素怎么办?到时候矛头指向可是央行、发改委。

  所以距离最终纳入相关征信体系,或许还有一段路要走,但还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震慑和维稳作用。

  监管部门够意思了。

  2

  为什么P2P网贷等互联网金融领域盛产老赖?

  常见的解释如下:

  第一,互联网金融的借款人主要是在银行等传统金融渠道借不到钱的人,本身风险就比较高。

  第二,互金平台普遍没有被正式纳入征信体系,导致违约惩戒手段有限,这与银行等金融机构没法比。

  第三,互金行业整体形象欠佳,并且或多或少存在合规问题,这会引起借款人的侥幸心理,认为平台非法所以不用还钱,或者平台倒了就不用还钱。

  上述三点可以引申一个推断:借款人有动力选择性逃废债,从互金平台借钱去填补在金融机构的窟窿——在金融机构那里做好人,在互金平台面前做坏人。

  在我看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被忽略了:高利率覆盖高坏账,必然造就老赖,还会将一些好人逼成老赖。

  过去几年里,以现金贷业务为代表,在高利率覆盖高坏账的商业模式之下,互金平台对坏账的容忍度很高。

  如果实际年化利率达到了100%,你还会在乎10%、20%的坏账率吗?专业的风控还有那么重要吗?

  而小额、分散的特征决定了平台将风控重心放在贷前而不是贷后,面对逾期没有动力做高成本的司法追索,更愿意低价打包卖出。

  这意味着什么?好人为坏人买单,并且坏人往往无需承担任何代价。

  于是出现了“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的惊人言论。

  人性经不起考验,更何况这些资质更差的人,他们最有可能成为老赖。

  高利率覆盖高坏账,践踏的是信用文化,破坏的是整个金融体系的根基,是一种竭泽而渔的行为。

  这就是为什么,新金融琅琊榜一直支持36%利率红线。这条红线,对借款人是约束,对互金平台也是约束。

  金融是一种特殊的业务,必须被监管、被制衡。

  3

  说到这里,还需要警惕一种情形的出现。

  对于某些平台来说,开口闭口打击逃废债,不排除是一种转移视线的做法,将原本自己该背的锅,扔到了老赖身上。

  翻译过来就是,不要怪我,而是老赖太多、太坏,所以请投资人一起“共克时艰”。

  打击逃废债可以,前提是你的借款人是真实的,不然成了贼喊捉贼。

  其实,天底下真有那么多老赖吗?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数据,截止8月14日,最高法累计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168万例。

  笼统来看,可以得出的认知是,老赖占全部人口的比例不到1%。

  哪怕互金行业比例高一些,但是这个比例要有多高,高到可以轻易将互金平台置于死地?

  再加上,这些老赖的债务,不可能集中在最近到期,理论上其冲击不会集中爆发。

  至于老赖散播消息恶意攻击平台,试图借此搞垮平台而不用还钱,试问这些平台要有多不堪一击?

  恶意逃废债问题值得关注,但是与之相比,平台自身的问题才是关键。

  你们在老老实实做业务吗?你们真的做到合规了吗?哪怕不完全合规,做到专业、审慎了吗?

  从来都是内因决定一切。

  4

  在法律底线内寻求法律救济

  作为一位法律一线从业者,钟晓东有着不安,“借款人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团体”,大量的借款人采取观望态度,等待平台倒闭逃废债务,甚至欢呼“我要把平台拖爆雷”。

  面对这类信用风险处置,受害人往往会通过法院起诉、网络仲裁等法律手段来进行救济。

  “P2P行业需要很多方面的支持,而法律也是一种基础设施。在传统法律救济手段的时间、人力、金钱成本都过高的情况下,能否有一种更简洁、快速和低成本的方式?”这是钟晓东思考,也是法律界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运用科技手段来简化案件的审理流程,甚至用互联网的思维来看待新生的互联网产品和交易模式,这是钟晓东他们所做的尝试。

  7月底,中国首家互联网法院杭州互联网法院建立了电子证据数据存证平台,能够为法官提供批量的电子数据核验;此外,杭州互联网法院还与今日头条合作建立了“老赖”精准曝光合作机制,实时、定向发送“老赖”信息,发动群众查找“老赖”人员下落、财产线索。

  而早在2014年,广州仲裁委就已开始涉足网络仲裁。今年1月,广州仲裁委联合第三方电子合同平台法大大正式上线“一站式”网络仲裁服务系统,为网贷平台逾期借款追回业务提供仲裁服务,通过该系统,1个月左右就能得到以往可能要半年甚至更久才能获取的结果,11天就能拿到裁决书。

  “当法律面临科技拥抱的时候,法律人的理念和思维也要作出改变。”钟晓东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对于那些现有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问题,是否仍沿用特别古老的习惯来审查和办理案件,需要法律人共同更新理念并进行相应研究。

  但她也强调,追求快速、简便和低成本的同时,“法律底线是不能突破的”,要在法律底线内寻求法律救济,治理“老赖”一定要用法律手段。

       市场最新股市投资技巧热门财经资讯尽在八八伍财经网